12377.cn  |  省政府  |  省人大  |  省政協


  首頁  /  安全警示  /  正文

解密電影眾籌新騙局

時間:2019/02/25 09:12      已有 2695 人關注

在不斷有電影試圖觸摸50億元票房量級的今天,有關電影眾籌的騙局也愈發多見。2月20日,徐崢影視文化工作室、沈騰工作室聯合發布聲明稱,近期網絡上有不法分子以“徐崢、沈騰眾籌拍攝”為由進行非法斂財,此信息內容不實。近年來電影眾籌騙局不時出現,并通過包裝為理財產品等方式,以較高的收益率吸引人們的視線,甚至還出現過偽造投資合同的情況,在電影眾籌騙局層出不窮的當下,一雙火眼金睛或許已經不夠了。

圈套

近日,網絡上出現了一篇名為《徐崢、沈騰〈奇幻戀人〉眾籌即將截止,網友:只要是他倆演,我必看》的文章。文中透露,影片確認定檔2020年賀歲檔,已經開啟了眾籌宣傳模式,參與者相當火爆,預計下月即將截止。而在不久之后,這場眾籌騙局就被官方進行了打假。

事實上,非法斂財的《奇幻戀人》只是眾多電影眾籌騙局中的案例之一,近年來隨著電影市場不斷發展以及單片票房紀錄不斷升高,也令部分人產生了想要投資電影獲取收益的欲望,不法分子正是看準了這點下套斂財。

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各種電影眾籌騙局中,占據不小比例的套路是將電影作品包裝成一個高收益率的理財產品,并利用高收益率作為魚餌,從而吸引受騙者入局。去年下半年,陜西省寶雞市市民邵先生通過朋友的介紹了解到一款專門進行投資電影的APP平臺——君澤影業。當時該APP上共有十余個電影項目等待眾籌投資,且均為已上映影片的續集,投資時間越長收益越高。邵先生首先在該APP上投了1萬元,發現15天就獲得了2700元的收益,且本金還能取出來,就徹底放下戒備,再次在該平臺上投資電影。但后續的錢全部打了水漂。值得注意的是,邵先生并非惟一一位受騙者,僅寶雞市就有81人被騙,被騙金額超150萬元。

除了以投資周期制定收益率外,還有騙局以上映電影的票房表現作為分紅標準,如對外聲稱“年息6%加50%的分紅,上映結束后統計票房將分紅打入賬戶,穩賺不賠”等。對此,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趙虎表示,這種行為是典型的詐騙手段,除詐騙外,這種行為也擾亂了金融秩序,簡單來講這種行為可以解釋為“開小盤”,“只要涉及這種行為,100%會是騙局”。

將騙局披上理財產品的外衣只是其中的一種方式,還有的騙局則是純粹的“真人扮演”。不法分子在網上認識受害者后,以異性的身份假扮自己事業成功,而方式就是投資電影且收益較高,隨后向受害者推薦電影眾籌項目,取得對方信任并從中騙取金錢。

溯源

在眾多被騙案例中,不少受騙者接觸騙局的方式均來自于網絡信息,且不法分子為了讓自己顯得更加真實,會選擇制作出網站、APP等平臺,給受騙者一個較好的第一印象。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若要做出一個簡單的網站或是APP,數千元就可成型,但此類產品較為粗糙很容易被質疑,因此也有不法分子選擇花費數萬元的成本,讓網站或APP更加逼真。雖然成本相對較高,但受害者相信后便會往里投入更多的資金,回本完全不是難事,反而還能騙得更大數額的資金。

在制作網站、APP等平臺的同時,不法分子也會對虛假眾籌項目進行規劃。其中,知名導演、演員參與的上映影片是首要選擇,原因則是該類影片知名度較高,能夠吸引人們的視線。與此同時,不法分子還會偽造出與影片出品公司簽訂的相關協議,試圖向受害者證明自己可以對外出售一定的投資比例。等到受害者將錢通過線上打入對方的賬戶,網站或APP便無法繼續使用或登錄,受害者再也無法聯系到對方。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騙局越來越多并不斷被曝光,取得受騙者信任的難度也在增加,為了讓受害者相信自己,不法分子還會拿出自己的殺手锏,通過簽訂投資合同、安排實地考察影視公司等方式打消他人的顧慮,但這也是整個騙局中的環節之一。

趙先生曾通過網絡信息看到一部上映影片正招徠投資的信息,且收益率較高,這引起趙先生的關注并聯系了對方,隨后受到對方的邀請來到該公司進行實地考察。通過觀察辦公環境、與工作人員溝通,并得知會簽署投資合同后,趙先生逐步相信項目的真實性,進行了投資。然而,這一切均是一場表演,公司本身并不存在,辦公地點也只是臨時租用,幾個月后便人去樓空,簽署的合同也不具備法律效力。

維權

“雖然目前在影視行業有成功通過眾籌上映的電影,但網絡上大多數電影眾籌都是騙局,并且形勢不容樂觀。”趙虎表示,如果真的因為疏忽大意遇到這種情況,應該選擇第一時間報警,因為這種“皮包公司”在被發現的時候肯定就已經人去樓空了。另外,在涉及錢物交易的過程中一定要注意保存與他人交流的對話以及打款證據。

“但更重要的是,作為大眾要對眾籌有一個正確的認識,無論是電影還是以其他名義發起眾籌,歸根結底眾籌并不能保證投資者100%盈利,既然是投資就一定會有風險。并且從市場分析,目前在電影行業中上映十部電影,其中七八部可能都處于虧損狀態,更不要提能幫大眾盈利了。”趙虎如是說。

一部電影在開拍之前,需要持有《攝制電影許可證》的電影制片單位與所在地市級以上工商部門注冊登記的各類影視文化單位攝制電影片,隨后在拍攝前將電影劇本更改送到廣電總局或相應的實行屬地審查的省級廣電部門備案。導演黃志勇指出,“目前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電子政務平臺的信息發布中,會按月公布《全國電影劇本(梗概)備案、立項公示的通知》。任何人都有權通過該渠道查詢一部電影的立項狀態,如果查詢后發現連劇本都沒有進行立項,眾籌更是無從談起”。

風山漸文化傳播(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兵表示,這種騙局一般都是拿大項目進行操作,因為不知名的項目則不會有人投錢。所以,如果看到發起眾籌的單位不是以影視公司作為主體,而是以委托方的身份進行,并且背靠一個影視巨頭,那么一定是個騙局。

保利影業投資有限公司公共事業部總監劉建峰則分析稱,現階段真正在做眾籌的電影一般都會通過公眾平臺,比如官方微博、官方微信等發布消息,然后使用點映活動、挑起公眾話題等手段提高影片的知名度,如果說一部電影沒有經過前期宣傳,甚至都查詢不到營銷信息直接進行眾籌,那么可信度太低。“如果眾籌停留在宣發層面,以提高電影關注度為目的那么無可厚非,但是若涉及到資本層面騙局則會擾亂電影市場秩序。”北京商報記者 盧揚 鄭蕊 穆慕/文

彩票中奖